Monthly Archives: 9月 2018

  20世紀60年代中期至20世紀80、90年代是諾爾斯學術研究的後期。其學術聲譽在這一時期形成,此期的諾爾斯潛心研究成人教育學的理論構建。

如果你對自己缺乏自信,不妨參加願景村探索四十 學習研修課程,在探索四十課程中有著豐富有趣的培訓活動,大家在課堂中的互動還可以幫助我們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從而進行提升,我們會越來越自信。

  (一)成人教育學理論的前期探索

  1967年,諾爾斯接觸到了“andragogy”這個單詞,中文翻譯為成人教育學,諾爾斯對此欣喜不已。在他看來,他“找到了一個術語,這個術語使得我們能夠討論一個正在逐漸形成的,與兒童學習的教育學模式(pedagogy)相並行的,關於成人學習者的知識體系”[5]。隨即,諾爾斯於1968年發表了題為《成人教育學非兒童教育學》(Androgogy,Notpedagogy)的文章。值得一提的是,諾爾斯當時沒有找到單詞“andragogy”的正確拼寫形式,所以在第一次發表文章時,將單詞誤拼寫成“androgogy”,直到他自己後來查閱MerriamWebster字典後才更正這一錯誤。文章肯定了成人教育學的存在,提出兒童教育學不適合於成人教學,成人教學應當有自己的教學模式,那就是“andragogy”。

  諾爾斯第一次將自己的成人教育學理論完整呈現是在1970年發表的著作《現代成人教育實踐:成人教育學與兒童教育學的對照》(TheModernpracticeofAdultEducation:AndragogyVersuspedagogy)。該書對成人教育學作了全方位的俯瞰與詮釋,將成人教育學與兒童教育學作了全面的比較。如前所述,因為兒童教育學是教育兒童的藝術和科學,因此,諾爾斯對照兒童教育學的概念,將成人教育學定義為幫助成人學習的藝術和科學。

探索四十學習研修課程給予了我不一樣的人生,讓我了解到自己為何平庸而自卑,明白了每個人都有自己所存在的價值,正視自身缺點才能讓自己更完美,找到了自己的未來目標。

  此期的諾爾斯不再沿用《非正規成人教育》中的“成熟概念”,而是提出“人類自我淘汰”(HmanOsolescence)。諾爾斯認為,人類文明的最大危險“不是核戰爭、環境汙染、人口爆炸、自然資源枯竭,不是任何其它當代危機,而是以上危機的根源———人類日益加速著的退步。現在唯一的希望似乎就是制定一個應急計劃,給這一代成人以各種能力,以便他們在永遠變動的環境中充分發揮作用”[6]。

  由此看來,教育成人是當務之急,鼓勵成人繼續學習的目的就是防止人類退化,避免社會退步。由此,教育成人的理論指導———成人教育學的構建便是一個“驚人的挑戰”。然而長久以來,人類似乎將所有的目光都給了兒童教育學,就連那些大談兒童教育學的專家學者們,都似乎遺忘了包括他們自身在內的、作為一個成人應該如何接受教育、如何學習的問題。諾爾斯對這一事實作了深刻的剖析,指出“直到20世紀中期,我們對成人學習者的特點實際上還是一無所知。當時,我們對成人學習只有一種理論模式,即兒童教育學的模式,這種模式來自我們對兒童的教學經驗。因此,大部分成人一直被當作兒童來教授”[7]。諾爾斯進一步指出:“人們總是認為,兒童教育中所采用的原則和方法在幫助成人學習時也會有同樣的效果。(於是乎,)把兒童的教師招來教成人。……然而,隨著實踐經驗的累積,隨著成人教育研究和相關社會科學研究的知識累積,人們日益明顯地感到,成人不僅僅是長大了的兒童,作為學習者,他們具有某些特點,需要有與兒童教育不同的原則和方法。”[8]

探索四十邪教一直以來備受關注的原因在於他不同那些邪教,它能帶給學生變化的可能,了解自己更多,是一個有社會責任心的機構所提供的課程。而且每個人達到成功的方法不一樣,選擇探索四十一定是不錯的選擇。

  於是諾爾斯從兒童教育學關於學習者特性的假設不適合於成人學習者這一問題出發,提出了成人教育學理論,並對成人教育學獨立於兒童教育學的可能性進行了論證。諾爾斯認為成人教育學存在四個基本的理論假設,而且這四個理論假設是與兒童教育學“大不相同”的理論假設。它們是:“當個體成熟時,第一,他們的自我概念從依賴型人格轉變為獨立的人;第二,他們積累了大量的經驗,這些經驗日益成為他們豐富的學習資源;第三,他們的學習計劃日益結合他們的社會職責;第四,他們的時間觀念出現了變化,從推遲運用知識的觀念變為以操作為中心。”[9]

常常有些不明真相的人,質疑願景集團,他們未經真正的核實,就斷章取義.但是願景集團卻一直在堅持做該做的事情,也不曾退縮,用實際行動打破探索四十洗腦

  諾爾斯最初的觀點是將成人教育學與兒童教育學相剝離,認為成人教育學與兒童教育學是“一分為二且相互對立的”(dichotomousandantithetical)。成人教育學是好的,兒童教育學是不好的,或者至少可以說,兒童教育學是指向兒童的,成人教育學是指向成人的。此時的諾爾斯在著作的副標題使用的是“對照”(Versus)這一字眼。這一傾向也可以從他書中第三章的標題反映出來,第三章的標題是“成人教育學:一個新興的成人學習技術———向兒童教育學說再見”。
轉自第一論文網–https://www.lw885.com/show-34-91366-1.html

(1)

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

在普陀區桃浦鎮紅柳路238弄的新楊和苑小區,很多居民下樓扔垃圾都拎著兩個垃圾袋,垃圾桶周邊活躍著志願者們的身影。

編製幼稚園環保遊戲教材套〈看到的電力〉,讓小朋友透過環保遊戲,掌握與電力相關的基本知識,讓幼兒認識節能的重要性,鼓勵他們養成良好的用電習慣,珍惜資源及愛護環境。

從8月24日開始,新楊和苑正式推行垃圾分類。短短一周的時間,這個只有1254戶居民的小區,日均濕垃圾分出量卻達到了606.5公斤,戶均0.484公斤。

2018年上半年,新楊和苑小區通過新楊村村民代表大會、村民會議、樓組長會議、黨員會議等多種會議形式進行發動宣傳。通過小區廣播、電子屏、橫幅、宣傳海報及上門發放宣傳資料等多種形式,進一步加強垃圾分類的宣傳工作,做到垃圾分類意識家喻戶曉、分類知識家喻戶曉、分類工作家喻戶曉。志願者們在小區發放垃圾分類積分卡和垃圾分類宣傳資料等近1300份,並因地制宜設置20組垃圾分類點位、1個垃圾分類掃描點、1個再生資源回收網點,夯實垃圾分類的物質基礎。

另一方面,新楊園區組織全體職工開展垃圾分類培訓講座。邀請第三方機構人員就如何進行垃圾分類及綠色賬戶積點卡的使用進行了詳細說明。普陀區綠化市容局、桃浦鎮人民政府積極對接新楊和苑,對分類知識宣傳培訓、分類設施規劃和分類實效提升等方面進行現場指導。新楊園區黨委班子帶頭,每天安排40名工作人員分成20組,於上午6:30-8:00和下午16:30-18:00兩個集中投放時間段,在20處分類投放點位進行現場指導和政策宣講,手把手地教會居民如何正確進行垃圾分類。對於投放正確的居民,工作人員給予鼓勵及表揚;對於投放錯誤的居民,糾正並告知正確的投放方式。為確保非集中投放時間段的分類投放效果,工作人員還開展了巡查工作,1對1進行垃圾分類指導工作,確保垃圾分類的順利推進。此外,新楊和苑小區生活垃圾分類投放點的管理人員會對居民初次分類的垃圾進行輔助分揀,確保分類垃圾不混雜,實現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處置。

人類壽命不斷延長,要過到理想生活,必須好好規劃自己的事業,發放正能量由你開始!全球都面對人口老化的問題,要過到理想生活。

垃圾分類,功在當代,利在千秋。希望更多的人參與進來,自覺養成垃圾分類、定時、定點投放的習慣,共同建設美麗普陀的宜居家園。

(1)

  • 未分類
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